我不喜歡秋天的氣息,一如往常。

今天的心情很深藍,比之海洋的藍更深不見底,很久之前就想去看海角七號了,從一開始只想說國片嘛,看看二輪片也算是對的起天地良心,至少我沒有看海盜版,總是對風中殘燭的國片市場有稍盡棉薄之力,直到無意間發現導演是個台南永康人,決定從不深的口袋掏錢給另一個口袋也不深的夢想家,只是因為自己的懶惰總是一再錯過。

時至今日,周邊的朋友絕大多數都看了,也就不好意思找他們再一同欣賞這部有機會成為史上賣座最佳的國片,低頭看了一下時間,晚上9:30,今晚只剩下兩場了,最近的一場是在10:55,看完電影都凌晨一點半,即便電影劇情再怎麼歡樂,一個人走在秋風瑟瑟的街頭,終究還是掩蓋不住內心的孤獨,我又開始猶豫。

10:10步出辦公大樓,我,決定為自己人生的開心找出口,一個人就一個人,何妨?

《海角七號》果然是一部雅俗共賞的片子,一部電影之所以賣座,很多原因是因為台下的觀眾能從劇中的人物找到自己內心的投射,我的記性不好,即便是剛剛才看過的電影,我也不是很記得裡面的對白,只依稀記得當下的感動,卻也說不個所以然,這在與人吵架時吃了不少悶虧,明明很生氣,但當對方問你在生什麼氣時往往連個鳥蛋大的字都吐不出來,所以此時此刻的我連劇情都只記得一開始范逸臣未戴安全帽被警察攔下來的瑣碎片段,因為這實在和我對警察的印象太符合了。

也許是非假日的緣故,3、400人的影廳包括我在內只有11個人,大家又坐的很遠,於是我能隨著劇情的起伏而內心澎湃不已,也不清楚是不是因為年紀漸長,很多事都有比較深的體認,竟然還偷偷哭了兩次,其實我很清楚我沒有人前看起來的那樣堅強,算了,反正電影院裡面有沒人認識我,這算是深夜看電影的好處之一。

這整篇文章,算是我一個人的自言自語,既無內容,主題也不連貫,好在這是我的BLOG,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很難得我可以任性的處理一件事,也由於瀏覽人次不多,生活周遭的朋友應該也不會那麼容易發現,這亦算是好處之一,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我不用擔心我這樣寫會像我某位友人的BLOG一樣被關切。

凌晨時分從3樓輾轉而下,信步走在寸土寸金的七期,仍有一種莫名的心情,心裡頭很多很多的想法,套一句1600多年前王羲之《快雪時晴帖》的結尾,〝力不次〞或許是現時最適切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家暐筆記

cw670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