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12日)晚上一通尋常的電話聲帶來了不尋常的消息………

 

 

[喂,哥嗎?阿公的病況好像很危急,你幫我聯絡媽,我打給爸爸。]

[怎麼了嗎?現在狀況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聽說已經簽好放棄急救同意書,我先打電話給昇峰哥哥。]

[喔,好。那我和媽講一下]

 

阿公的病況不佳一切原本在預料之中,只是沒想到就這麼地突然報到,大夥就如同候鳥歸巢般的趕回高雄。

我和我妹搭一早的高鐵回去。

小姑姑從台北趕下來。

我爸搭最早的班機從深圳火速飛奔。

[昨天深夜心跳掉到50/分鐘以下,打了強心針。]我媽的語氣裡透露出一晚沒睡的倦容。

[就不要再折磨老人家了吧。]我一個醫療背景出身的事業伙伴這麼說著。

也許是中國人傳統的想法使然,我爸希望能見到我爺爺最後一面,

於是就這樣每隔一段時間,當心電圖發出刺耳的BB聲劃破寂靜的長空,護士小姐就會來打強心劑。

 

下午一點時分,家族的人陸續到齊,

在這之前,提早抵達民生醫院的我們輪流陪阿公講話,心跳也一直維持在60左右,

[把升壓器拿掉,也不用再打強心劑了。]大伯說出這句他也不想說的話,讓整個劇本能繼續進行下去。

[那心跳就會一直掉喔。]內科醫師一再地確認。

[該到的人都到齊了]

[不是還有人在台北?那在大陸的那位勒?]

[都到了,都到了]

監視EKG的儀器又發出刺耳的蜂鳴聲,阿公的心跳越來越少,60,50,40………

我的心跳卻越來越快,不是一種期待,而是一種明明知道將會發生卻又只能無可奈何。

大姑姑忍不住哭了出來,讓大家的心都揪了起來,鐵石心腸的我也忍不住鼻酸。

小姑姑則是不斷地離開,拭去眼角的淚再回來,為的就是要讓爺爺走的沒有牽絆。

[啊]我不小心叫了出來,原本一直停在15左右的心跳突然變成0,

EKG上顯示的PQRST波也隨著心室震顫而不再規律如常,我心裡知道時間到了。

14:02    EKG只剩一條沒有起伏的線。

 

 


 

身為長孫的我,總是受到祖父輩的很多厚愛,在他病況還沒有那麼嚴重之前,每次去看他,他都會堅持要起來看看,過年的時候,生日的時候偷偷塞紅包給他老人家,他嘴上沒說,但我能感覺到他內心的歡喜。

現在,阿公終於能和在天上的阿媽再度重逢,而我,少了一個疼我的長輩,但是我知道我不孤單,因為我知道,正在看著這篇BLOG的你,會陪我繼續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家暐筆記

cw670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孟
  • 拍拍,請節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