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大家都來了

 

 

 

大家來了是不打緊,重點是:很多人我竟然叫不出名字

[那邊很胖的是哪一個姐姐?]

[兩個都很胖你講的是哪一個?]

[喔,比較漂亮的那一個]

[那,他又是誰?]

[他是二姑姑的女兒啊,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

天啊!想不到除了過農曆年會遇到這種窘事,原來氣氛完全相反的喪事也會。

 

言歸正傳

禮儀師口中的入大厝就是入棺的儀式
(各位在半夜看到會覺得很可怕嗎?或許我該參考新聞局的電檢尺度)

選好時辰,大家要穿上禮儀公司選好的各式校服孝服

真的,每個人都不一樣,禮儀師超厲害的啦    不同身份的人都記得清清楚楚

兒子的    長孫的    媳婦的    內孫女的    嫁出去的內孫女   

各式各樣的剪裁、服飾、配件    好不熱鬧好是隆重

我妹竟然還說我穿起來像寕采臣

最好是這樣啦

還問我這樣可不可愛?誰在乎啊?

每個人倒是認真研究了起來    忘了這是為等一下的大事做準備的

要不是場合不對

我真想拿出相機把每個人的樣子拍下來    PO上來給你們看看

整個只有Orz

 

倒是禮儀師的專業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果然是術業有專攻

[為什麼燒完紙錢要用祭祀用的水繞火爐三圈啊?]

[這樣才不會被孤魂野鬼拿走。]

[為什麼祭祀的廳堂裡不能掃地,只能用撿的?]

[這是為了表示尊重。]

[對不起長孫算是小兒子,所以要排在大嫂前面]

[OS:原來我那麼重要]

這些都還小CASE

念到該傷心難過的地方    都還會眼角含著淚水(卻又不會掉下來)

 

 

 

 


 

慘了啦,整個家族到我這一代只剩一個男生,姑姑一定又會追問啦。

創作者介紹

家暐筆記

cw670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